<object id="guzgm"><option id="guzgm"></option></object>

        1. <s id="guzgm"><option id="guzgm"><bdo id="guzgm"></bdo></option></s>

          在線教育陸續下沉 雙師模式如何有效布局三四線城市

          樂樂課堂 on 2020-07-29

          2020-7-28 北京商報

          2020上半年,K12在線教育行業迎來了發展高峰期,用戶規模大幅增長。但在三四線城市,由于遠程線上教育存在缺乏互動、秩序難維持、缺少輔導等問題,導致機構在下沉中遇到新難題。據了解,雙師模式正在成為機構下沉三四線城市的有效商業模式。7月28日,騰訊企鵝輔導與江西金太陽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宣布進一步發展AI技術下沉教育資源。事實上,除了跨界者騰訊,采用雙師模式的教育機構不僅包括新東方、好未來等龍頭企業,還有以樂樂課堂、有道精品課為代表的新銳勢力,他們都是如何適配三四線城市完成下沉市場布局的呢?

          陸續下沉

          7月28日,騰訊企鵝輔導與江西金太陽教育集團就探索高中高校銜接培養新模式展開了研討,并簽署了相關戰略合作,雙方就騰訊OMO雙師教學與金螞蟻教育“學捕頭學情大數據科學訓練體系”來對學生的學習數據進行個性化分析。事實上,隨著用戶需求的不斷提升和對在線模式的接受程度提高,各大在線教育企業紛紛將目光轉向了三四線城市,開始了下沉之路。

          據艾媒咨詢的最新數據顯示,預計2020年中國在線教育市場規模將達到4858億元,在線教育用戶規模將達到3.51億人,K12在線教育用戶將超過3700萬人。由于收入結構、師資力量的不均衡,一二線城市和三四線城市的教育市場呈現出明顯的差異化。一二線城市的K12在線教育市場趨于成熟,面臨同質化和競爭激烈的問題。相對而言,三四線城市的K12在線教育市場占有量較少,這給在線教育的創業者們帶來的新的空間和機遇。

          另據艾瑞咨詢數據顯示,三線及以下城市1.3億中小學生帶來的市場規模為80.3%,二線城市為13.2%,而一線城市僅為6.5%。艾瑞在針對K12培訓機構的調查發現,“教師水平差異大”、“缺少名師”成為三四線及以下城市機構的最大痛點。

          讓三四線城市的孩子也能享受到優質師資,無疑成為了雙師模式可行性的關鍵。據悉,雙師模式主要采取“名師線上教學+線下輔導老師答疑”的方式,共同輔助學生完成課程的學習,但采用錄播還是直播模式各家機構則各不相同。2014年,網易推出有道精品課,主打K12大班直播雙師業務;2015年,好未來在南京分校開始試行雙師課程;2016年,新東方在泰安設立首個雙師分校。隨后,多家教育機構都開始進行了雙師模式的實踐,2019年,主打錄播雙師模式的樂樂課堂推出了針對三四線城市的下沉產品”樂樂輕課”。

          樂樂課堂創始人兼CEO毛穎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強調,目前三四線城市教培機構存在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好老師。好老師通常需要三個能力:專業能力、授課能力和管理能力。樂樂課堂通過錄播雙師模式為下沉市場帶來優秀師資,是解決該問題的重要方式。

          AI先行

          在線教育首要解決的就是技術問題,雙師模式亦是如此。如何實現線上線下的良性互動,成為教育下沉的關鍵。騰訊教育副總裁、騰訊企鵝輔導總經理趙爾迪認為,“科技是教育的助推器和平衡器,未來,在線教育將成為學校教育的有益補充,也推動教育主管部門、學校、老師探索、嘗試全新教學模式。”

          據了解,多家在線教育機構在下沉過程中都采用AI產品來進行布局。以采用雙師直播模式的企鵝輔導為例,該公司還將AI技術應用于學生的評價系統,針對每個學生單獨制定“錯題本”和學習計劃,并為學生提供學情報告。除此之外,愛學習在2019年推出了AI好課,主要運用“圖像識別”、“語音識別”、“語義識別”等技術手段,并通過AI課堂監控不同維度的數據檢測,對課堂情況進行量化分析。

          “雙師這種模式解決了教育領域的規模和效率問題。教育本身是一種服務,規模受限于教師資源,雙師這種模式可以很有效地緩和資源,幫助教育進行規模化復制和提升效率。”北京中關村教育投資管理合伙人于進勇對雙師教學的模式表示認可。

          直播or錄播

          根據艾媒咨詢發布的《2020上半年中國K12在線教育行業研究報告》顯示,有超過半數的受訪者對雙師輔導模式有所了解,同時,41%的受訪者認為雙師輔導能夠解決師生匹配度不高的問題。但市場上到底是錄播模式還是直播模式更容易在三四線城市跑通則尚無定論。例如說企鵝輔導是主打“雙師直播”,而樂樂輕課則以“雙師錄播”為主。直播和錄播,究竟哪種形式更加適配下沉市場?

          于進勇認為,直播和錄播課程各有特色。“從吸引學生興趣,完成教學目標的角度來看,直播的效果要好于錄播,學生能與老師進行實時的互動,這是直播的優勢所在;但是錄播的成本優勢較為明顯,在前期投入完之后,后期的再進行的成本投入非常小,從企業的角度來看,這是錄播所具有的非常大的優勢。”

          “目前也有一些企業在拓寬錄播的可能性,企業將課程中可能出現的各種情況都提前進行了錄制,在給學生播放的過程中根據學生的反應實時調整,這種嘗試對一些低齡段的學生來說還是奏效的,年齡小一點的孩子是感覺不出來對面是直播老師還是錄播老師的。”于進勇進一步強調。

          毛穎在強調錄播雙師課的優勢時則談到,錄播的優勢是能夠不受到全國各地教材版本不同的局限,且孩子自身的學習差異不會因為直播課出現聽不懂的情況。其次,直播雙師的硬件支持成本比錄播雙師高,單間直播教室的搭建大概需要2-6萬元的成本。這對于二線城市的機構來說還比較容易負擔,但下沉到三四線城市,如何讓機構在還沒看到效果之前就投入這么多錢,機構會很猶豫。

          事實上,選擇錄播雙師還是直播雙師往往還要三四線城市的培訓機構們需要圍繞提升教學效果和降低企業成本兩個維度去考量。隨著視頻互動、AI匹配等技術的不斷優化,錄播課是否能給學生帶來和直播課程同等的體驗和效果,值得長期關注。

          閱讀原文:在線教育陸續下沉 雙師模式如何有效布局三四線城市


          喜歡這篇文章?

          国外免费人妖网视频在线观看